<del id="ppl7p"></del>

<ruby id="ppl7p"><ruby id="ppl7p"><var id="ppl7p"></var></ruby></ruby>

    <big id="ppl7p"></big>

    <pre id="ppl7p"></pre>
    <pre id="ppl7p"><strike id="ppl7p"></strike></pre>

        <track id="ppl7p"></track>
        <noframes id="ppl7p">

        美國經濟學家:美元走強惡化了中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可持續性問題

        2022-11-12 11:15:19 來源:中國日報網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美國經濟學家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日前為美國《外交》雙月刊網站撰文,文中他借用了美國前財政部長約翰·康納利(John Connally)的一句話——美元是每個人的問題,指出這段時間美元的上漲惡化了許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債務可持續性問題。

        文中艾肯格林指出,這些國家在外國投資者手中的很大一部分公司債務是以美元來計價的。當美元走強時,這些債務的償付和償還變得更加昂貴。即使外債是以當地貨幣進行計算,兌美元的匯率下跌也會造成問題。美國金融公司看到自己這些外國投資可能會蒙受損失,就紛紛從新興市場資產中撤出,在這一惡性循環中給外國貨幣的價值帶來額外的下行壓力。

        艾肯格林說,由于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以美元計價,當各國本幣貶值時,進口成本就會上升,這種動態會導致各國政府最不想看到的通貨膨脹。正因如此,越來越多的央行開始干預外匯市場,利用其美元儲備購買本幣,從而支撐本幣。但他們出售的大部分美國國債最終都被拋售到美國金融市場,這只會增加美國國債的超額供應,推高收益率,并反而使美元走強。此外,新興市場的央行對外匯市場進行干預往往被視為經濟疲軟的跡象,從而導致更多的經濟和金融動蕩。

        就美聯儲而言,它不會因為對世界其他地區產生不利影響而放棄其對抗通脹的加息計劃。它可以激活向外國央行提供美元的互換額度,并談判新的互換額度。但是,相對于全球金融市場的規模,這些都是小菜一碟。如果外國央行利用它們進行更多的外匯市場干預,所提供的美元就會回流到美國。

        文章還提到,達成類似1985年《廣場協議》那樣的協調干預是不可能的。該協議中美國和其他國家政府同意同時拋售美元兌外國貨幣,使美元貶值。當時,法國、聯邦德國、日本、英國和美國花了多年外交努力才達成一致?,F今世界,必須參與這種干預的相關國家的數量要多得多。而要實現這樣的協議,則需要美聯儲降低利率。鑒于現在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對抑制通脹的重視,這樣的削減將不會得到支持。

        文章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這個問題也束手無策,他們正在為陷入財政困境的國家推出更多項目。比如向負債嚴重、存在結構性問題的國家提供長期貸款,而不是為干預外匯市場提供資金。

        文章表示,由此可見各國支撐本國貨幣兌美元匯率的唯一可靠方法是提高利率,這將鼓勵資金流入本國資產市場,但在當前情況下,此舉會令人不安。從長遠來看,解決之道是各國央行將外匯儲備多元化,各國將外匯交易多元化,從美元轉向歐元區、人民幣和其他經濟體的貨幣。

        (責任編輯:石鐵)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又粗又长又硬,爽死我了
            <del id="ppl7p"></del>

          <ruby id="ppl7p"><ruby id="ppl7p"><var id="ppl7p"></var></ruby></ruby>

            <big id="ppl7p"></big>

            <pre id="ppl7p"></pre>
            <pre id="ppl7p"><strike id="ppl7p"></strike></pre>

                <track id="ppl7p"></track>
                <noframes id="ppl7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