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ppl7p"></del>

<ruby id="ppl7p"><ruby id="ppl7p"><var id="ppl7p"></var></ruby></ruby>

    <big id="ppl7p"></big>

    <pre id="ppl7p"></pre>
    <pre id="ppl7p"><strike id="ppl7p"></strike></pre>

        <track id="ppl7p"></track>
        <noframes id="ppl7p">

        一場跨越山海的思想奔赴——寫在烏鎮峰會閉幕之際

        2022-11-12 10:05:42 來源:天目新聞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11月11日,2022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在浙江烏鎮落下帷幕?;仡櫲鞎?,在小小古鎮水鄉,歲月靜好的搖櫓之音,和光馳電掣的互聯網,又一次碰撞激蕩,擦出奇妙的火花。

        烏鎮千年,不過是歷史的一個瞬息。大會三天,亦是互聯網世界的一個片刻。但即便是片刻,又留下多少珍貴的記憶與痕跡?

        山海自有歸期,風雨自有相逢。烏鎮峰會走到九年,互聯網擁有了集體回憶:我們跨越山海,遇見了一幫人,收獲了一些果實,奉上了一個方案。

        0e8e95b5bf3ca3978bc7e12956a7ee3.jpg

        倪雁強 阮西內 張迪/攝

        一幫人

        在白墻黛瓦之間,搖晃著樹影。在水鄉烏鎮,到處都是人影。世界各方的來客一下飛機、高鐵,就踏上了石板街、乘上了烏篷船、坐進了木閣樓。

        這樣一番時空轉換,大家已經頗為熟悉,輕車熟路。今年,烏鎮照舊人氣不減,有120余國家2000位代表報名參與峰會,創下歷屆峰會之最。前來參展觀展的人,更是絡繹不絕。

        群賢畢至、談笑風生、交流碰撞,烏鎮不能沒有這些人,互聯網世界更不能沒有這群人。

        人是互聯網的關鍵變量,也是最大增量。烏鎮總有新面孔,也有老朋友。搜狐的張朝陽笑稱自己是互聯網活化石,360的周鴻祎仍愛穿紅衣,網易的丁磊還是愛聊農業。而初次參會的龍芯中科的胡偉武興奮地蕩起搖櫓船。英國網紅博主鹿可忍不住向世界訴說初見大咖的激動心情。

        八方來客,各抒己見。這些人在烏鎮發出多大聲量,又激起多少回響?若把這些聲音匯合一起聽,就有意想不到的結果:觀點有交鋒,思想有碰撞,但更多的是不謀而合。不謀而合,正是今年的關鍵詞。

        比如,輿論場上沸沸揚揚,大搞數字和實體對立,批評虛擬經濟,而阿里巴巴的張勇卻說,會始終扎根實體經濟,華為的徐直軍說,要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網易的丁磊希望更多制造業企業參會,一起創造質變。

        再比如,在全球經濟多變、不確定性成為常態的今天,卻有一些堅定的聲音:思科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羅卓克說,將持續深耕中國市場,中小企業有巨大潛力。IBM董事長、首席執行官阿爾溫德·克里希納說,中國數字經濟充滿活力和競爭力。思科大中華區副總裁巢巍忠也稱,對中國市場充滿動力和信心。

        今年,烏鎮還做了一件大事,把一幫有志之人,匯聚成一個組織。今年,世界互聯網大會國際組織正式成立,烏鎮峰會是首屆年會。當然,還有一幫國際組織,國際電信聯盟、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全球移動通信協會,他們愿意遠道而來,為烏鎮站臺撐腰,本身就是共識的凝聚。

        一群人的聲音如果不夠響亮,那就以一個組織的名義,把人心聚齊,把力量匯攏,把聲音放大倍增,借助水道河網,信息高速路,傳達到全世界,這便是烏鎮峰會的意義。

        我們也看到,在互聯網世界中,仍遍布溝壑和荊棘。全球有32億人無法享受到移動互聯網服務,互聯網存在技術霸權、霸凌騷擾,網絡安全、網絡空間主權面臨考驗。因此,彌合鴻溝、安全治理,已是烏鎮峰會的常設話題,也是人類必答的重大命題。

        歸根到底,互聯網最重要的是人,人是變量,也是常量。不讓最后一個人連通,互聯網就沒有抵達全世界。不讓技術回歸治理,互聯網就難以造福全人類。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現場 朱海偉 攝

        一些果實

        一場烏鎮峰會,連開九屆之久,要常談常新,屬實不易。有人會問,思想的煙火絢爛過后,究竟留下了真知灼見,還是空談癡想?那么,遍地開花的科技果實,就是對峰會最好的注解。

        數字孿生、云上展廳、元宇宙數字分身、智能車路協同系統、AR感知交互眼鏡、外骨骼機器人……大會期間舉辦的“互聯網之光”博覽會,來自全球400余家中外企業和機構帶來的黑科技,把人們帶入全新的感官世界。

        哪天走在烏鎮街頭巷尾,當你看到這些新科技、新產品,千萬不要詫異,他們正在從展館延伸到場外,從冷冰冰的實驗室,走入火熱的生活中。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烏鎮把實踐寫在了大地上。一場事關社會生活全方面,不再是蜻蜓點水,而是潑墨式的數字化改革正在發生。

        今年峰會上,有兩個頗為特別的秀場。一個是本次創新設立的“永久舉辦地”特色活動,這是由企業、地方政府自己登臺,自己吆喝吶喊、招徠聽眾。也就是說,在這場數字化變革中,只有最生動、最接地氣的實踐經驗,才能讓人們“口耳相傳”,代代接續。

        另一處是數字人民幣的秀場,在展臺上火爆,更在生活中流行。今年,數幣首次亮相世界互聯網大會。雖然曾在冬奧的國際舞臺亮相,但數幣的首次“觸網”,更具數字生活的意味。人人皆可參與,領到互聯網大會專享紅包,就能買到全網的好貨。

        2022世界互聯網領先科技成果發布現場 呂之遙 魏志陽 李震宇 攝

        這些秀場,還在不斷延伸和演化。數字化改造一如春雨綿綿,潤物無聲,無論是微小的變化,還是巨大的變革,都是為了孕育一個更繁榮的未來。

        今年,大會發布了15項年度領先科技成果。大會面向全球征集到257項成果,由40名互聯網中外知名專家評選得出,涵蓋5G與6G、IPv6、人工智能、網絡安全、超級計算、高性能芯片、數字孿生等多個前沿領域。

        互聯網時代百舸爭流,究竟何為領先成果?這絕非是一家之言,或一錘定音的事。它要有全球引領性、代表性,還要持續更新迭代,經得起時代和社會的檢驗。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鄔賀銓就曾說:“這些領先科技成果不僅是一種技術或者平臺,更要表現出一種國際的思想力、領導力?!?/p>

        烏鎮,還要見證更多的新生碩果和新生力量。 大會期間,2022“直通烏鎮”全球互聯網大賽勝利收官,共有23個國家、1110個項目報名參賽,包括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網聯汽車、網絡安全等七大賽道。千余項目角逐出數十個獲獎項目,優秀的新生力量,如雨后春筍般勃發。

        一個方案

        在世界格局動蕩,逆全球化的聲音起伏的當下,烏鎮峰會仍以高規格召開,盛迎全球賓客,謀求國際共識,方顯定力之可貴。

        從時間軸的縱深來看,我們看見了烏鎮峰會的進步。從過去關注一位大咖、一家明星企業,到聚焦一項技術、一個產業,再到探討一種價值,構建一種文明,世界互聯網大會層層深入,走出了一條獨特的“烏鎮之路”。

        “沒有中國的充分參與,全球互聯網是不完整的?!痹谑讓檬澜缁ヂ摼W大會上,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總裁法迪·切哈德曾這樣說。

        這一份肯定和期盼,來之不易,更應珍惜。這也給了中國強烈的信號:中國要樹立自己的互聯網發展治理的理念和主張,要讓世界傾聽中國聲音,看見中國方案。

        0e0fbfb0b69d33b757f0bd7f9f7c6a7.jpg

        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精品案例發布活動 呂之遙 攝

        在全球數字大勢之下,烏鎮作為先行者,它的一舉一動,都事關網絡空間,事關人類未來。

        兩份藍皮書,就是烏鎮給出的方案。烏鎮峰會上發布了《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2》和《世界互聯網發展報告2022》藍皮書。自2017年起,藍皮書已連續六年面向全球發布,是烏鎮峰會貢獻給世界的一項重要成果,閃耀著數字社會思想光芒。

        看似是一本輕巧的冊子,藍皮書背后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如今,網絡空間迎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人類文明進步也面臨艱巨挑戰?;ヂ摼W領域發展不平衡、規則不健全、秩序不合理等問題,橫亙在現在與未來之間,亟待全球各方共同解決。

        在今天的烏鎮,中國主張、中國方案、中國智慧,越來越得到各方贊許,中國把互聯網發展治理的“好聲音”,傳向越來越廣的世界。

        正如世界互聯網大會副理事長弗朗西斯·高銳在開幕式上表示,烏鎮峰會能夠為推進治理問題等國際化進程的設計作出重大貢獻,同時,也能為共創數字未來注入合作精神。

        盡管互聯網以驚人的速度成長,但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卻還是個眉目稚嫩的“初生兒”。

        在襁褓之中,我們恰恰聽見一聲哭啼——世界正在呼喚烏鎮峰會,也在呼喚中國以大國之擔當,肩負時代之重任,為人類命運奉上一份誠意滿滿的“中國方案”。

        十年之約,我們來年烏鎮再見!

        (責任編輯:石鐵)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又粗又长又硬,爽死我了
            <del id="ppl7p"></del>

          <ruby id="ppl7p"><ruby id="ppl7p"><var id="ppl7p"></var></ruby></ruby>

            <big id="ppl7p"></big>

            <pre id="ppl7p"></pre>
            <pre id="ppl7p"><strike id="ppl7p"></strike></pre>

                <track id="ppl7p"></track>
                <noframes id="ppl7p">